首页  »  职业制服  »  小小偶像与她们的经纪人(雪丽篇)
小小偶像与她们的经纪人(雪丽篇)

雪丽,是个有些令人头痛的女孩,她带给队伍许多活力,但同时也像只小恶魔一样,喜欢跟人开点小玩笑。她的身高仅次于凛,身材比例却是三人中最好的,该丰满的地方圆润饱满,配合上纤细的腰,身型衬托得凹凸有致。脸上总是挂著笑容,冶艳又带着魅惑的笑容,充满著成熟女性的魅力,实在无法想像这样的美人竟然还只是高中生。

雪丽最常摆出的笑容有两种,一种是最能搔动男人心底的小恶魔笑容,慵懒的眼神加上恶作剧的笑容,为她吸引了广大的粉丝。另一个则可以说是小恶魔笑容的反面,抱着肚皮的大笑,而且笑起来一点节制、矜持也没有,让人忍不住也要跟着莞尔一笑,也就是这个笑声带给队伍许多精神。

不过对现在的制作人来说,他可一点也不想听到雪丽的笑声,应该说他更想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听得到。

“为什么你会在我家啊!?”制作人一回到家,听到少女毫无节制的清脆笑声,急忙冲到客厅,雪丽盘坐在地上看着电视的综艺节目,一边笑还一边夸张地拍著大腿。

“哈哈哈!喔喔,制作人大人你回来啦!”

“不要一付在进行日常对话的样子啊!你会出现在这里是很奇怪的事吧!”

“真是的,不要这么激动嘛。”雪丽一边看着电视,一边漫不经心地说著。

“因为人家宿舍停水,害我没办法洗澡,只好来制作人家里借了。”她回过头,是小恶魔模式的笑容:“不然人家明天臭臭的,可是不会去上班喔。”

制作人看着眼前这位蓝色短发的少女,头发有些湿润,看来已经擅自洗过澡了,脖子上挂著的白色毛巾,还是经纪人家里的。穿着宽大的米黄色T恤,大到可以遮住她的短裤。由于短裤被衣服遮掩,下半身只看得到修长的双腿,让人忍不住遐想该不会衣摆下什么都没穿吧。经纪人吞了抹口水,压抑住胸口的骚动。

“重点不是这个吧,为什么你进得了我家啊?”

“喔,这个啊!跟爱莎拿钥匙就好啦。”

经纪人右手压着逐渐发疼的额头,雪丽刚刚的发言,根本就等于宣告她已经知道爱莎跟经纪人的关系,那还真不是普通的麻烦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爱莎有我的房间钥匙!?”

“喔喔,因为爱莎多了一把不属于她的钥匙啊,所以我就稍?微?问了她一下,就知道是经纪人的钥匙啦。”

一听就知道肯定是用了各式各样的手段逼问,爱莎才被迫说出来。不过雪丽这家伙看起来懒懒散散,却在小地方意外的细心,连别人的钥匙都会特别注意。

雪丽看经纪人一脸的苦恼,还好心地补了一句:“放心吧,钥匙我已经还给爱莎了,她想要还是可以随时过来喔!”

“不对吧!钥匙还给她了,你怎么还有办法进来!?”

“当然是因为我也打了一副啊,经纪人真是奇怪。”

雪丽一边哈哈笑着,一边轻松地说。经纪人的头仿佛更加疼痛,简直就是最糟糕的情况,雪丽有了自己的钥匙,肯定三不五时就过来串门子,自己宁静的休息被打扰就算了,如果刚好撞见自己跟爱莎………想到著这里,经纪人叹了口气,事以至此,也只能面对现实了。

“既然你已经洗完澡了,目的达成了就赶快回去吧。”暂时看到雪丽就头痛的经纪人开始赶人,不过也是因为雪丽现在的模样实在太诱人,让经纪人感到一丝的危险。

“蛤!等一下,让人家看完这个节目啦!宿舍房间里都没有电视说。”

从刚刚就一边说话一边分神去看电视的雪丽,现在更是目不转睛地盯着萤幕。经纪人叹了口气,实在拿这个顽皮的小孩没办法,自己也累了一整天了,还是赶快冲个澡休息一下吧。

“还真是平静不下来啊……”

经纪人走进浴室,浴室内还残留着一些使用后的温度和湿气,这就是现役偶像使用过的浴室啊,好像还可以嗅到些少女的芳香。经纪人脑中浮现出,刚才在客厅看到的雪丽的娇态,修长的雪白双腿,湿润的发丝,挑逗的轻笑,真是个充满诱惑力的女性。经纪人转开热水,让水流拍打着身体,但是他还是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下腹部在蠢动地胀大著。

最近总是埋头于工作,所以也没什么与爱莎接触,缺少了发泄,欲望特别容易被挑动。经纪人大力地摇摇头,身为经纪人和偶像发生这种特殊关系是不被允许的,虽然已经有爱莎这个特例,但是那也是为了帮她消除压力,一切都是为了工作!身为经纪人是不可以对自己的偶像抱有情欲的!虽然经纪人不断对自己喊话,但是下面的家伙还是硬梆梆地挺立著,他无语地叹了口气,本来一边洗澡一边处理自己的欲望是最合适的,但是想到外面还有个美人偶像,总觉得做这种事有些肮脏,还是把她赶回去之后再好好处理吧。

经纪人草草冲洗完毕,一边拿着毛巾胡乱擦干自己的头发,一边走出浴室。经纪人家的浴室有两扇门,一扇是通往走廊,一扇则是通往经纪人自己的房间,因此他习惯将自己的衣服放在房间,自己洗完澡就直接赤身裸体走进房间。这次他走进房间,看到眼前的景象,呆立著张大嘴巴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眼前的是雪丽,她躺在经纪人的床上,拿着经纪人的衣服,压在自己的鼻上嗅着,脸上红通通的,眼睛迷濛似乎含着泪水,看起来就像个发烧的病人,但是见识过爱莎的兴奋后,经纪人很清楚那是小动物发情的表征。雪丽忘情地闻着,嘴上吐著温热的湿气,低声的喘息闷在衣服上,不知道是口水还是湿气,已经让衣服湿了一片。

不过真正该说泛滥的,还是下面的嘴。雪丽还穿着宽大的T恤,但是下面脱得只剩下内裤,虽然也无法确定是不是一开始就只穿着内裤,她将右手伸进内裤的裤头,从外面只能看到右手在里头使劲地活动着,搅拌出激烈的水声。

经纪人知道自己的床单肯定遭殃了,雪丽流泄出来的淫水,远远胜过尿床的程度,这个女孩真是超乎想像的淫荡。

雪丽右手的手指开始高速地抽送著,她叉开双腿,下半身整个抬起,踮起脚尖,迎接即将达到的高潮。她用衣服闷住自己的浪叫,腰狂乱地摆动,内裤里小穴喷出的淫水,量是不输给AV女优的惊人。

高潮过后的雪丽躺在床上,她喘息著像只疲倦的猫咪,好一会儿才缓缓地转过头,发现站在浴室门口的经纪人。她没有太多惊讶,滚下床,用四支脚走向经纪人。

“你、你要做什么?”

经纪人还没有从惊吓中清醒,突然看到雪丽逼近自己,吓得想要转身逃跑,不过被雪丽一把抓住。他还没来得及挣脱,一阵酥麻的触感从他身上最敏感的地方,经过背脊,传达到脑部,瞬间让他丧失抵抗能力。

雪丽红通著脸,伸出小巧的舌头,专心地舔弄著经纪人的东西。她的眼神迷濛,好像喝醉酒一样,可是又十分地温驯,像只渴求主人疼爱的小动物。她环抱住经纪人的腰,舌头缠绕在经纪人的东西上,然后张开小嘴,吸吮著龟头,让头部变得红通通地湿润光滑。

雪丽满意地笑了笑,张大了嘴,将整支肉棒吞了进去,当然那不是件容易的事,她含着棒子勉强将脸埋进经纪人的股间,撑不了三秒,就要稍微吐出些肉棒,免得太过压迫自己的小舌,不小心呕吐出来。

雪丽莫名地开始服侍著经纪人,肉棒在狭窄的喉道里进出,与其说是不输给小穴的舒服,不如说是别有一番风味的爽快,看着底下的少女,含着泪吞吐著自己的东西,紧实的刺激对男人的东西也是恰到好处,在精神上与肉体上,都强烈地刺激著男人释放白浊的欲望。

经纪人低吼著“要出来了”,毫不客气抓住雪丽的头,自己将腰用力往前顶,棒子前端猛地顶住少女喉咙的深处,直接朝雪丽的胃里发射,他可以感觉到,自己因为过于兴奋,射出来的量可比平常来得多,底下的少女肯定受不了吧。

雪丽辛苦地咳了几声,趴在地面挣扎了一会,当她再次抬起头,张开嘴,里头一滴混浊的体液也没有。全部都喝下肚了,经纪人脑中一闪过这句话,下半身的家伙立刻又有了精神。

雪丽乖巧地再次将脸凑近棒子,舌头灵巧地舔下残留的精液,吸了吸尿道口,她开始往下舔弄。延著竿部,舔著棒子背后的青筋,就连袋子也仔细地品尝著,嘴唇温柔地抚慰那辛苦制造子孙的球体。

接着更直接将脸埋进经纪人股间的深处,辛勤地将男性重要器官与双股间的缝隙舔干净,那是不管怎么清洗,也一定是男性身上味道最重的地方,但是雪丽陶醉地舔著,没有丝毫地厌恶,经纪人反而可以感受到,她的兴奋在膨涨著。

“雪、雪丽!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雪丽已经从股间舔到了经纪人的屁股,人身上最污秽的洞口,雪丽也津津有味地舔著,无比的快感让经纪人的声音颤抖。

“为什么?当然是因为很舒服,难道经纪人不喜欢吗?”雪丽这种单纯生物追求快乐的想法,让经纪人哑口无言,虽然舒服好像不能当作理由,但是有什么道理可以反驳一个人追求快乐呢?

雪丽似乎舔够了,她脱下内裤坐到床上,张开双腿,用右手掰开她鲜嫩多汁的美鲍,淫靡的汁液还在淌泄著,毫无疑问,她在要求着男人赶快上她。经纪人的东西早就胀得受不了,雪丽又是这样挑逗的高手,他已经不管那么多了,用最后的理性,从抽屉里拿出套子,装在自己的家伙上,将雪丽扑倒在床上。

“我觉得,不用那种东西会比较舒服喔。”

“给我闭嘴,你这个只会诱惑人的恶魔!”可以直接插入女高中生,外加现役的偶像,而且就算没有这些头衔,也是个绝佳美人的少女,要用多少意志力才可以抗拒这种诱惑,雪丽这家伙竟然还满不在乎地说出这种话,真是个可爱又可恶的妖魅啊!

经纪人抓着戴上套的肉棒,在湿润的裂缝上磨蹭,雪丽湿成这个样子,要进去肯定是没问题了。他让下腹部往下沈,棒子可以感受到逐渐滑入狭窄洞口的紧迫,毫无困难地,进入了雪丽的体内,令经纪人吃惊的是,雪丽阴部竟然流出一滴滴的鲜血。

“你这家伙,原来还是……”

“不要管这么多了,赶快动起来吧。”雪丽不让经纪人多说,她知道以经纪人温柔的性格,知道自己是处女后肯定会放慢脚步,可是她想要的是激烈的性爱,她也知道这样的性爱对男人才是最大的满足。

经纪人当然不知道雪丽在想什么,他只知道眼前的这个女孩对性爱极度渴望,他挺起腰,一开始就全力地冲刺。雪丽的小穴虽然是第一次使用,但是一点也没有紧绷的感觉,蜜壶内是弹性十足的包覆,她的小穴十分擅长生产蜜汁,充分的润滑,对她自己还有进入她体内的男性,都是十分的舒适。经纪人翻起那件宽松的T恤,狂乱地向那对丰满的乳房连吸带咬,粗重的鼻息全喷在雪丽的胸上。

雪丽的双腿紧紧夹住男人,让棒子在她的蜜穴里搅出夸张的水声,她本人更是毫不保留地乱叫。原始的冲动不断刺激著经纪人,他放开雪丽的大腿,将雪丽翻过身,雪丽配合著经纪人的动作,双手双脚趴在床上。

经纪人猛地抓住她的臀部,用力掰开,小穴、屁眼一览无遗,他挺立的肉棒靠向前,直接突入阴道口,对待动物就要用动物的做爱方式,他狠狠地抽送着肉棒,肌肤与肌肤猛烈地碰撞著,声响在昏暗黄色灯光的小房间里,十分响亮。

即将来到极限,经纪人抓住雪丽的双手,将雪丽的上半身立起来,下体疯狂地往上冲撞,被拘束的少女也淫乱地叫着,似乎即将来到高潮。经纪人伸出舌头,在最后的时刻与少女的舌缠绕着交换体液,他低哼了一句“要射了”,明知道一滴也无法穿透套子的防护,但是身体还是愚昧地奋力往前顶,要将肉棒顶到女性的最深处。

最后的放声呼叫,雪丽又喷发出夸张的潮水,两人一起倒在床上,这是连经纪人也没享受过的激烈性爱,他们带着一身的疲惫,沈沈地进入梦乡。

登哩!登哩!讨厌的旋律在经纪人的耳边响起,设定成闹钟的铃声,对人耳来说特别令人烦躁,经纪人稍微揉了下眼睛,清醒一点的他猛然惊觉,这个不是闹钟的铃声,是手机来电的铃声啊!

“喂!经纪人吗?您已经迟到了四十分钟了,发生什么事了吗?”是爱莎的声音,担心、惊讶、疑惑,各种情绪包含在一起的一句话,经纪人的脑袋快速地搅动着,该怎么处理现在的状况呢?

“爱、爱莎吗?有点睡过头了,真的很不好意思,我马上赶过去!”

“经纪人睡过头?该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?如果是就不要勉强过来喔!”要说身体不舒服,经纪人的腰还真的有点运动过度,动一下就像快要抽筋一样。

“放心吧,没什么的,我一下就过去了。”

“啊!如果是这样,因为雪丽今天又无故缺席……”经纪人听到自己的脚边传来有如小动物睡觉的呢喃声,雪丽一边睡还一边她光滑的脸蛋,在经纪人的腿上磨蹭著。

“放、放心吧,我等一下一起把她捉过去!”

“太好了!既然这样就麻烦经纪人了!”

“喔、喔,包在我身上。那先这样了,先挂断了。”经纪人一切断通话,立刻大力摇着脚边的猫咪少女。

“快起来啊!已经隔天了啊!”

“喵呜,让人家多睡一下啦……”

雪丽心不甘情不愿地爬起来,经纪人已经匆忙地整理起自己的衣装,嘴巴还一直喃喃地念著:“怎么会这样,一个就算了,竟然还跟自己的第二个偶像发生这种关系,真是经纪人之耻啊!而且这下要怎么跟爱莎交待啊!?”

“喵呜,经纪人就是太认真了。”坐在床上,衣衫不整的雪丽一点也没有下床的意思:“偶像也是需要自由恋爱的嘛,就算物件是自己的经纪人也没有什么关系吧?而且我只是想要试试看,做这个是不是真的那么舒服,所以才找上经纪人喔!”

雪丽的话语明明那么不符合常理,却又是无懈可击,经纪人叹了口气,反正事到如今只能怪自己没定性,今后发生什么事情,堂堂正正地承担下来就是了。

“先不说这些了,你赶快给我下床!今天还是要认真的工作啊!”

“是、是,经纪人就是这么的认真。”雪丽轻巧地跳下床,明明昨晚是那样的激烈,但是雪丽就像没事一样,只有经纪人痛得快直不起腰来。

雪丽轻快地走过经纪人的身边,在他的耳边轻声说著:“其实经纪人也没有正式跟爱莎交往吧?这样我也可以加入女朋友后补之一吗?”

经纪人惊讶地转过头,眼前闪过雪丽的笑容,顽皮中竟然还有份温柔。她说了句“浴室再借我冲个澡喔”,便离开了经纪人的视线范围。

这个迷一般的女孩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情感?经纪人疑惑地搔著头,难道昨晚雪丽不是因为想尝试性爱才来挑逗自己?难道雪丽其实对自己……?经纪人拍了拍自己的脸,现在不能想这么多,今天已经迟到了,要集中精神准备迎接一天的工作了!

【本篇完】

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